让球盘,让球盘平台

图片

小小王向70周年献礼(小说)——王润桃

 

今天是大年三十,天刚蒙蒙亮,王仁寿和他母亲不约而同来到灶屋,两人倚靠在灶台旁。王仁寿对母亲说道:“今天就过年了,家里什么吃的也没有,这年怎么过呀?”母亲长长地叹了口气,眼泪潸潸地往下流。

停顿了一会儿,王仁寿继续往下说:“我今天出去想想办法,看能不能搞点吃的回来过年,如果搞不到,那我们一家七口就都喝农药,死了算了,死了,就一了百了……”他一边哽咽着说了这些话。

母亲听了,突然不哭了,提醒儿子说:“你到河那边去找你舅舅,他那里有个杀猪的屠夫,舅舅认识他,你要舅舅去说说情,去帮一天工,不要工钱,只赚点猪的下料,看行不行?”王仁寿听了,也觉得只有这个办法了,于是在水缸里掏了半瓢冷水喝了,拿着一个旧布袋就出了门。

舅舅不仅认识屠夫,而且与他还有一点点小交情。一大清早,屠夫正忙不赢,就满口答应了。王仁寿本是一个勤奋、聪明人,师傅吩咐什么,他就做什么,眼明手快,一有空就帮忙搞卫生。一天忙碌下来,虽然腰酸背痛,但师徒俩都非常高兴。

日近黄昏,家里的老小望眼欲穿,终于看见王仁寿肩上背了一个实实在在的布袋。堂屋的正中有一方空桌,王仁寿将布袋往桌上一放,正要打开布袋,家人齐齐刷刷地围了拢来,要看看布袋里有些什么:有猪肺,猪肠子,猪尿泡,屠夫老板还送了他一小袋米和几个白萝卜。仁寿的母亲和妻子赶快跑到灶屋里烧火煮饭,烧水洗猪下料,一家大大小小忙忙碌碌,这样才算过了一个年。

过年以后不久,王仁寿的家乡就解放了。

王仁寿有三个女儿一个儿子。他不分冬夏寒暑,不分日夜黑白,与妻子一道含辛如苦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把女儿拉扯到十七八岁,就分别嫁出去了。家里只有最小的儿子跟着他务农。但自己已累得弯腰驼背了,人们不再叫他的名字,直呼他王老汉。

冬去春来,又是一年,邻家的青壮年大多南下去打工了,王老汉舍不得他的独子小王外出打工,留着家里继续务农。邻家没有了劳动力,就把自己的田土包给了小王,小王像他父亲一样勤奋能干,包来的田越来越多,到年底算账,也和南下打工的人一样,赚得盆满钵满。
于是小王购置了犁田机,插秧机,播种机,收割机,等等。

小王收包的田、土越来越多。

一到秋收黄金季节,他往收割机上一坐,就像出战的解放军战士,那派头就是‘骄傲'二字!机声隆隆往前开,后面的黄金稻谷尽收‘囊中’,一会儿齐刷刷的,鼓囊囊的包装袋从车上一排排整整齐齐地放下来,等待着将车运往各家各户。

小王成了远近闻名的富裕户。

小王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。为了生这个小儿子小小王,小王的老婆躲计划生育躲到洗衣机里,躲到王老汉的空棺材里,后来躲到娘家不回来,才生了这个小小王,结果罚款三万元才保住了这个小小王的一条小命。

小小王在爷爷、奶奶和父母的熏陶下,懂得他的命的可贵,懂事了以后发奋读书。他家里爷爷、奶奶都是小学肄业文化,父母是初中文化,只有他有高中二年级的文化。他自己不肯去读高三了,他认为自己的成绩老是排名靠后,将来考大学并没有希望。

辍学以后,他邀了他姐夫做木材生意,时逢房地产业大发展,生意做得顺风顺水。几年下来,他成了方圆五十里内第一个买小汽车的农家子第,自己将水泥路修到家门口,汽车开到禾场坪。

到了男大当婚的年龄,妙龄靓女追上门。小小王把赚来的钱改建房屋,房子修得那个气派,虽算不得金碧辉煌,但堪称富丽堂煌,连过路的陌生人,也要驻足观赏一大阵。
房子修好了,恋爱也谈好了,他们双方的父母也同意了,只待择选吉日良辰成亲。

小小王的父母要他们2018年春节结婚,小小王不同意,他说“我要在2019年己亥年春节结婚。”

结婚那天,亲朋好友从四面八方赶来,热烈非凡。十八辆小汽车的迎亲队伍,是有史以来没有见过的靓丽风景,人心震撼,称赞不已!

堂屋里,新婚主持人司仪道,新郎新娘一拜天地,二拜高堂,这时王老汉笑得合不拢嘴,待孙儿,孙媳跪拜起立时,从胸口的内衣中拿出来一个大红包,哇塞,那里面的红色毛主席像竟然有大姆指那么厚。

新郎新娘接过红包后,又给爷爷深深躹了一躬,又转身夫妻对拜。紧接着新郎发表感言:“谢谢大家!感谢各位亲朋好友的祝贺!我们之所以要选择在今年结婚,是因为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70周年!我们家从爷爷奶奶,父母,到我这三代人,见证了建国以来,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的经济上的巨大飞腾!我这次的盛大婚礼,就是献给新中国建国70周年的最真诚的献礼!”


 

编辑日期:2019-09-27
  • 打印本页
  • 返回顶部
  • 关闭本页